歡迎來到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德育園地

校訓:誠、毅、博、勇

德育園地-南山筍

南山筍第107期4版

來自:南安一中    發布時間:2018-01-08    閱讀數:8389






文本框: 這位中學生所指出的“不平等”現象,似乎讓人無奈又無力,甚至是有點激憤的,“世間多少不平事,直叫人仰天長笑?!蔽覀儾坏貌怀姓J,即便有曼德拉、馬丁?路德?金,種族間的不平等依舊存在;即使有喬治?桑、蘇珊?安東尼,性別間的不平等依舊存在;即使有筑夢計劃和圓夢計劃,地域間的不平等依舊存在。
但是,不平等現象縱然處處可見,縱然漫溢于客觀、先天、物質等方面,可它從來無法驅逐平等,反而正一點點被平等著。何為平等?《獨立宣言》中說“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讓與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簡?愛》里寫“你以為因為我窮,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沒有靈魂沒有心嗎?”可見,平等在思想上體現為思考的、靈魂的、人格的平等,在行動上表現為機會的、追求的、權利的平等。
畢竟資本上的不平等是必然存在的,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而消彌資本上不平等的嘗試早被證明是不可取的,新中國建設初期曾風行過平均主義結果帶來了慘痛教訓。而像那個中學生抱怨她和同桌在資本上的不平等,但同桌家的資本也曾是她父輩白手起家,靠努力和對“追求幸福的權利”的合理運用所掙得的,這也不能說全不平等吧?而平均主義看似平等了,實則是最大的不平等,只因其抹殺了努力的作用,而竭盡人事恰是人生的意義之所在,否則人生會歸于荒誕??颗θヌ盥癫黄降染虺龅臏羡謱崉t是最大的平等。
再者,我們在精神上可以是絕對平等的。精神品質雖然有優劣之分,但你要形成什么樣的品質,選擇權全然在己。即使你是個物質的賤民,你依然可以不墮青云之志,去爭取精神上富貴與安適,為自己加冕。
與其苦惱于當前的不平等,不如付諸努力、運用權利去追求平等。種族間的不平等至今猶存,但曼德拉把它縮小了;性別間的不平等至今猶存,但喬治?桑把它縮小了。當你抱怨沒有前人栽樹給你乘涼,你也不妨自己做個栽樹的斗士,栽好了,自己也可乘涼。聽說世界要達到普遍的真正意義上的男女平等還需240年,身為女子的你正懊喪著自己等不到了,為什么不想想:如果你是喬治?桑,如果人人皆為喬治?桑,那一天會提前多久到來呢?況且,僅就個人而言,你的努力縱使還無法達及平等,但你已更臻一層了啊。
記住,“站在上帝面前,我們是平等的”!

文本框: 親愛的同學,感謝你把這個問題分享給我。你抱怨自己的貧窮,生氣于這個世界的不平等,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恕我無法贊同你的看法,物質上的差異永遠是客觀存在的,只憑一把物質的尺子,無法衡量平等。
世界上不平等的現象比比皆是,在你抱怨自己只有一枝鉛筆時,有無數像你一樣大的孩子還上不了學;在你抱怨自己的爸爸只是一個農民時,還有無數家庭因失業而陷入絕境。平等永遠是相對的,絕對的平等只會把人們推向平均主義的漩渦。
那為什么既然不平等必然存在,卻仍有無數諸如盧梭的先賢對著世人振臂高呼“人人生而平等”?這是因為在他們心中,衡量平等的天平上,不只有物質,還有精神的砝碼。
在此基礎上看,你們便開始擁有了一些平等的地方——你們享受著平等的父愛,你們有同樣健康活潑的心靈,你們坐在同一間教室中共享教育資源吮吸著知識的甘露……更為重要的是,你們平等的地擁有追求的權利。
開放包容而又富有機遇和挑戰的多元化世界賦予了我們每個人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的權利,無論是想成為商界叱咤風云的大亨,或是文壇上激揚文字的巨匠,抑或是處邊境保家衛國的將士,只要你堅定信念,就沒有什么可以阻擋你追求的步伐,正是這種平等的追求權,使人們能夠在這個參差多態的世界上發現平等的真正奧秘所在。
貧窮不使我們低賤,財富亦不使我們偉大。因物質的匱乏而抱怨世界的平等,是對靈魂的漠視。帕斯卡曾言:“人不過是一根脆弱的會思想的蘆葦,我們的全部尊嚴就在于思想?!惫庞蓄伝匾缓勈骋黄帮嫸桓钠渲?,得名垂千古;今有魏德友老人52年駐守邊境無人區而無怨無悔,引萬人歌頌。物質的匱乏不代表一切,從思想上站起來才是人生的真諦。因此我們不妨將更多的目光投向內心,更多地去珍視精神上的平等,使自己站起來成為思想上的巨人。
親愛的同學,不要只將焦點聚集在他人的財富上而看輕自己擁有的珍貴條件,不要只將思想關押在功利的牢籠中而無視平等追求的自由權利,不要只將目光拘束在狹隘的物質上而忽視靈魂曠野的廣闊無邊。
只憑物質之尺無法衡量平等,愿人們心中常添一把精神的尺子,如此才能成就參差多態的幸福世界。










 本版編輯:劉芳蓉老師 

文本框: 第4版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 木心《從前慢》 2016年12月文本框: 近些年來,“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漸成風尚,不少人棄業離職,提包上馬。這不,也有位顧少強老師,欲“享受心靈自由,追求自己的幸?!?,向校方遞交了“史上最牛辭職信”。
辭職信的牛法暫且不提,事件最引人注目的當屬顧老師的自然灑脫,真是令人不禁感慨有陶公之范——并沒有貶斥校方的意思。但是,我更心憂于如此風尚傳播開來后對整個社會的影響。
誠然,追求心靈的自由與幸福的目標聽起來令人心生向往,然而,人作為社會性動物,在社會中存在,就必會犧牲一部分自由——這不是性情陰暗之人的頹喪論調,而是確確實實的社會學理論。我們作為社會中的一分子,有權利利用,便有義務承擔;有利益獲取,便有責任承擔……如此種種,不一而論。若是要追求心靈上的完全自由,那就意味著完全否認了人的社會性,終究不能長存。例如楊朱的“不拔一毛,不取一毫”之說,便使自己與普天之下的眾生相分離,縱使其學說再高妙,最后也不過是故紙堆中的幾句陳說而已。
或許會有人舉出陶淵明辭官歸隱的典故來駁斥我。但是,我們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陶淵明身處東晉亂世,可能隱居才是保全自身的最優選項。然而,世易時遷,當代社會已經是一個具有穩定社會秩序的體系。在這個體系下,追求個體自由無疑會與社會集體安排起沖突。戰國韓非子在著作中便痛斥辭官隱居者為“違法亂綱者”,還大罵世人不開眼,雖然激烈且偏頗的言辭讓人不禁懷疑他多少有個人情緒成分,但這也從側面論證了一味追求個人自由對社會秩序的危害性。
當然,我絕不是在反對追求自由的正當性。要知道,自由是人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權益,追求自由也正是人的天性之一。我所反對的,是把追求自由視為靈丹妙藥,把“說走就走”的想法捧為圣典的風潮。許多人“說走就走”,結果不知何處可落腳,連生活保障都成問題;還有人為了跳槽而跳槽,有可能打亂公司正常經營秩序不說,還會把自己的前路弄得一團糟,過于追求個體自由,往往只能留下一堆爛攤子。
人的社會性與其追求自由的天性不沖突,雖說集體無法使人擁有最大化的自由,但沒有了集體,個體的自由也就難以得到保障。
在故事最后,追求自由的顧老師如愿以償,想必校方也是感于她十一年的兢兢業業。我祝愿顧老師能找到幸福,也更希望不會有人盲目模仿。畢竟,自由不是說走就走,起碼要看看地圖再說。

文本框: 如今,那個直言“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顧老師終于如愿辭去工作,去追尋詩和遠方。不少為工作束縛的人心馳神往,有的人干脆卸下包袱,背上行李,也開啟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然而,這種看似灑脫的行為是否就是所謂的“追尋心靈自由”,而非暫時脫離束縛甚至于對責任的逃避?
的確,對于某些人來說,不熱愛的事業,生活的責任與壓力就像沉重的枷鎖,限制了心靈飛翔的高度。身在心不在,再有趣的事情也只供消磨,而只有身馳而神往才能體會生命的況味。于是他們說走就走,走盡風頭。然而未曾意識到的是,生而為人,本就難免受盡束縛,沒有什么絕對自由,逃脫一份難以忍受的工作,也仍要面對生存的限制。更何況,其中有多少成分是真的想去看盡世事美好,飽覽心靈之窗?且不論如何承擔起看遍世界的花費,身處的責任、家庭難道不管不顧?在繁華盡頭,又將心安何處?說走就走,考慮好再走。
辭職,歸根究底就是一種形式。通過這種形式,走出體制了,身體自由了,但心靈未必就跟著自由了。其實在俗世中獲得心靈自由的喜悅并非困難,就好比無人看管的孩童在田野間恣意奔跑,閑散處吟一首詩、作一幅畫,便可呼吸到包袱卸去,脫離凡塵的自由的空氣。追尋詩和遠方,未必就一定要選擇消耗巨大的方式。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顧老師改變生活方式的直率與勇氣。至少她主動打破安逸現狀,追尋“想去看看的理想,至少她的選擇建立在十幾年兢兢業業的教育工作上,先完成熱愛的事業,再踏上追尋另一個夢想的征途。
思想可以飛揚,辭職的選擇可以考慮,但不是所有人都是顧老師。切合實際的夢想才有實現的意義,明白心中真正所想并一無反顧才是活出人生的真諦。與之相反,那些拋下所有,不計后果的追尋,“看看世界”而只能困窘而歸的行為,不是灑脫,不是率性,是缺乏責任感、任性的表現。
說走就走,也請看清牽絆。









高三年十七班  王忠惠

文本框: 高三年十六班??陳詩瀠文本框: 我們是平等的









自由











不是































學校地址: 福建省泉州市南安溪美文苑巷40號

電話: 0595-86382402 郵箱: nayzbgs@163.com

版權所有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網站ICP備案:閩ICP備09040199號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官方微信

咨詢熱線

0595-86382402
7*24小時服務熱線

關注微信

二維碼掃一掃添加微信
Copyright © 2019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a级毛片高清免费网站不卡,成年轻人电影www无码,国产爆乳无码视频在线观看,国产三级级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