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德育園地

校訓:誠、毅、博、勇

德育園地-南山筍

南山筍第106期2版

來自:南安一中    發布時間:2018-01-08    閱讀數:8690




















 本版編輯:黃卿毅

文本框: 第2版   植物死了,將生命留在種子里;作家死了,將生命留在作品里?!T驥才  2016年12月



























文本框: 鄰居阿伯挑著擔子快步穿梭在云南古鎮一條條泛黃的小巷間。他每踏一步身體就跟著顛一下,扁擔卻仍穩穩貼在他肩上,仿佛在隨著一種古老樂曲的節奏踏著某種神秘而玄妙的步子,充滿了專屬于勞動者的韻律感。
這是我在云南古鎮上每天清晨都能看到的情形,而我對阿伯挑著的一種或黑或白、形似鳳梨酥的方塊豆腐更感興趣。我們寄居的主人家是熱情好客的姚叔,見我好奇便帶我們去一探究竟。
我們興味盎然想去探索這異鄉特產,不知不覺便到了“古城之眼”大板井。一群婦人圍坐在大板井周圍,你與我的交互傳遞便構成了一道生產流水線。幾個人手指翻飛,速度極快?!斑@是我們這里的豆腐,如果不抓緊時間,新鮮的豆腐很快會變質?!币κ鍩崆榈貫槲覀兘庹f。我卻從這個制作的宏大場面帶來的新奇中掙脫,不禁為婦人們感到辛苦:既然時間緊迫,那雙手豈不是要一直保持這樣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無法休息了?她們愉快的合作頓時在我的眼里變了樣,只覺得這不過是生活所迫之下練就的本領罷了。
一位穿著舊衣衫的大嬸熟練地用手包出又一個鼓鼓的豆腐球,速度快得仿佛在變魔術。似乎看出了我的同情,她抬頭微笑著,用帶著云南口音的普通話說到:“這種豆腐……別的地方沒有的!”她的語調輕快,臉上每一道皺紋、頭上每一根發絲都洋溢著作為一個能做出美味豆腐的古鎮人的自豪,沒有一絲對繁復工作的厭煩,沒有一毫為生活所迫的無奈。
我仍沉浸在對那笑容的感慨與欣賞中,姚叔已帶著我們去品嘗那豆腐的滋味了。
我們坐在鄰居阿伯的攤子前,在人流量不大的小街上,阿伯的攤子卻很熱鬧。我們圍坐在爐火周圍,爐火上的豆腐噴香撲鼻,放一塊在嘴里,咬開脆脆的酥皮,滿口汁液,味道極佳。
味蕾被美味牢牢縛住,我不禁問道:“這種豆腐的制作方法怎么發明的呀?”阿伯帶著我剛從大嬸那兒看到的笑容,說:“前人做得多了,就琢磨出來了!”
是啊,都說勞動人民有智慧,可是勞動人民的哪些智慧不是在辛勤勞作中帶來的靈光一閃呢?就連這豆腐的美味也是古鎮人在一代一代人的勞作中,不斷傳承與改進,慢慢“磨”出來的。
要說勞動帶來了什么,在這之前我恐怕只說得出勞動帶來了果實。而現在我想說勞動還帶來了笑容,是那種雖平常、渺小但卻最純粹、暢懷的笑容。笑的聲線中也許埋著勞頓愁苦,更多的卻是飛揚著驕傲自若。
我不再幼稚地認為勞動讓身體受苦受累了,勞動的過程中不免要腰酸背痛、不免流血流汗,但勞動卻讓人增添了智慧,創造出更美更好的果實。這所帶來的心靈的滿足、精神的愉悅足以讓人忘記身體的勞累!
文本框: 擬花為裳,掬水為佩,泛蘭舟破云水,手提一盞彩鸞燈,越過大宋的煙籠云罩,跨過大唐的粉墻黛瓦,那拂堤垂柳,那船舸笙歌,融成一幅夢里江南。夢回江南,最憶不過水鄉人民的勞動之美。
我們乘著這一葉小舟,船夫搖著漿,盡心擺渡著。蕩在一汪清明絕凈的小湖中,舟中人似借著畫卷里山川水色言歡。船夫是一位花甲老人,操著把與其年齡相仿的舊槳,一劃一仰,歷久生繭的手笨拙地抹著汗。粗褐藍布褲,白衣襯馬甲,再頂上大檐帽,頸部搭著一條發黃的毛巾,活像畫中擺渡老人。老船夫不時轉過身與這些乘客聊著,有說有笑,瞇著眼彎了黑臉上面的皺褶。雙眸靈動,閃耀著老人心里的快活,似藏不住勞動人民所具有的—絲絲微光。船終于靠了岸,正盤算著如何與船夫討價還價,方得知老人從祖上那接槳,世代免費將湖這頭的人擺渡到那頭。船櫓劃出的水痕,律動許久,好似贊美老人多年堅持祖訓而顯得格外赤誠純樸的勞作。
旅人漸行漸遠,遠了泊岸的船。幾個老婦捧了盆,蹲在水邊。她們從盆里扯出幾件衣服,放在水里搓揉。還有拿圓木棒打的,直接用腳踩的,好不熱鬧。不一會兒,折騰好這堆衣服,老婦們起身用幾根長竹竿,搭成晾衣的木架,一件件掛上,動作連貫而嫻熟。一件件衣物躺在竹竿上,迎接著日光。隨后老婦們回到水邊收拾桶、盆以及許多不知名的容器,粼粼波光把勞動人民的臉映得更可愛了。老婦們這日常的勞作暈染出江南水鄉和樂的生活美景。
于是到了古街。街邊的屋子全是石塊砌成的,為小鎮添了幾分歷史的氣息。尋到一家竹舍,窗戶正對著巷弄,一柄久違的油紙傘,遮住了低過屋檐的光陰。這竹屋不大,窗臺陳列了許多小玩意。竹編的小人、用石頭刻制的橋、木雕的魚、繩結的掛飾……以及門旁的根雕,無一不體現了這一方勞動人民的匠心。
走走停停,累了便歇在街邊的小店。小店沒有都市酒樓的寬敞,也不似大排檔那番喧鬧。店前幾張木桌木椅,倒也整潔、清新。小店老板笑著走來,擺好小菜。方得知老板從小在此長大,舍不得出去打拼,便做起了小本生意。所上的菜也都是自己種的蔬果,養的家禽。店的門面雖小,但菜肴卻別出心裁。一塊青瓷小碟旁總會有一小朵新鮮的花,淡雅卻不俗氣。一家小店,一雙手,一顆匠心,一天天的勞動,撐起小店老板的人生之夢,融成江南小鎮之美,筑就水鄉中國夢。
餐后下起了小雨。
雨后,湖岸天破曉,老舟新客匆匆來往,不知多少。這一行人又泛著舟,輕輕地離去。柔風輕撫遠山的芭蕉,映在水上,襯著此方勞動人民微耀的美。

文本框: 雨一直下著啊,我想。
抬起紅腫的雙眼望向窗外,任憑眼神在空氣中一次次地撞擊,卻怎么也撞不破那一排碩大灰暗的雨幕。眼淚徑直地做自由落體運動,最后只能在暗黃的作業紙上暈開,如此纏綿。窗外的雨卻宛如潑墨一般,如此洶涌。窗內和窗外,兩個世界。從來沒有如此渴望地逃離這里。
我失戀了。猶記得門外母女激烈的爭吵聲,在亮白墻壁的一次次反射下,最終化為沉寂。兩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甩門,自欺欺人般地與世隔絕,只可惜了客廳里一地的碎片。起因不過是一些閑雜瑣事,在一次又一次厭煩又隱忍地強壓戾氯后,終于如火山一般噴發了。青春期的橫沖直撞,更年期的決不退讓,使別扭的碰撞尤為激烈。
我失戀了,與這個家之間深深的愛戀。
再也忍不住房間里只俳徊著啜泣聲的冰冷空氣,我拿上雨傘就往外走,走出門時還特意將門“嘭”地一點,心里一片爽快,但隨即又有一股莫名的難受。
等電梯的時候,我也不知在期盼些什么,總用余光瞟著我剛才虐待過的那扇門。心一點一點在沉淪——門始終沒有被人打開?!岸_恕?,我回過神,電梯到了。一陣失落掠過心尖,腳沉重地邁進電梯。這時,“啪”的一下,門開了。我竟無厘頭地害怕起來,想要趕緊關上電梯的門。原本心里“我沒有錯”的念頭堅定了我,我走出電梯,僵直地站立著。
“你要去哪?”母親陰沉的嗓音令我竟不知怎么回話。尷尬的氣氛在樓道里蔓延。仿佛藤蔓般纏著我,令我窒息。但我又猛地感到心酸,這尷尬的包圍竟是在我們母女之間產生的嗎?腦海中依稀浮現出一些畫面,我努力定格,模糊不清的畫面逐漸清晰起來。那是……軍訓時我與母親煲電話時流下眼淚,母親叫我要堅強;中考時母親每天在考場外等待,只為幫我擦擦汗,平復一下我或激動或無奈的心情;每次參加社團活動時,別人的家長總不放心,唯有母親給我支持的目光,對我說,去吧……一幀幀畫面定格成淚水滴落。長大以后母女間的疏遠和摩擦究竟是為什么?我想,這也許是上天給我的一種考驗吧。我頓悟,人生中總有一道道坎等待著你去跨越,而這青春期的躁動,也許就是我必須跨過的一道坎吧。
我深吸一口氣,看著還在僵持著的母親,走上前去。
在抱住母親的那一瞬間,我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悄然綻放。我仿佛,又戀愛了。

文本框: 時間慢慢掩蓋了它昔日回響于空中的那些光輝,當我再從耳機傾聽那熟悉的旋律,已像老唱片訴說著泛黃的回憶。而近來人們若再提起這首歌,想到的更多的是另一個世界里歌手宋冬野吸毒被抓的新聞。且不管那些,繼續聽著緩緩流來的音符以及那磁性又略顯滄桑的男聲,那隔離于世外各種紛雜擾亂的情懷,好似伸來了一雙溫暖且有力度的手,抱著你,漸漸沉淪,沉淪……
“董小姐……”這三個字眼的開口,曾被各種音色的嗓音于各種不同地方拋向空氣中。那一年,街頭總是不厭其煩地回響著這首歌;那一年,KTV的點歌臺上伸來許多手指點向這首歌;那一年,耳機里送來的音樂盡是這首歌;那一年,同桌總是扯著稚嫩卻強作深沉的奇怪聲音哼唱這首歌;那一年,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們常常拿著“愛上一匹野馬,可我的家里沒有草原”來當做自己的標簽……那年,我大概也就六年級,并不是為之瘋狂的群體。而當我開始向往抱著吉他彈唱民謠的意境時,已經是初中后的事情了。知道有這首歌,知道很多人喜歡,大概就是我當時對這首歌的狀態。
《董小姐》后,歌壇不知又興起了幾次巔峰,宋冬野也不知又出了幾張專輯,那些故事早已開始褪色,我卻才湊足“天時地利人和”,與這將要逝去的情懷來了次完美的邂逅。
那是去年的暑假,地點在云南的麗江古城。
夜晚的的古城在昏黃燈光的縈繞下,更顯出了幾分柔媚。錯綜復雜的房屋間總隔著一條水道,清澈的流水映襯著絢麗的亮光,形成一條條多彩搖曳的彩帶。古城也是熱鬧的,人群熙熙攘攘,簇擁著買各種東西的店鋪,賣紀念品的,賣民族服飾的,賣特產食品的,賣銀質飾品的,云云。我和一同出行的人們步于古城那光滑的石板路上,坑坑洞洞的石板覆著青苔,似乎在訴說著長遠的歲月。古樸的房屋下掛著浪漫的鈴鐺,刻著人面的木雕,極具民族風情,給人視覺帶來的雖不及一場精彩的演繹,但卻是一份豐富的享受。古城里隨處可見的酒吧是一大特色,那里有的不是如都市燈紅酒綠的瘋狂,而是幾人團聚坐下啜幾口小酒,聽著駐唱歌手的現場彈唱,再嘮叨幾句閑話的愜意。輕輕吸著雨后略些潮濕的空氣,夏季難得的清爽的微風拂過面頰,我置身于人來人往的嘈雜中,心里卻找到了一片安寧,同古城積淀下的那份底蘊共呼吸的安寧。
“鼓樓的夜晚時間匆匆,陌生的人請給我一支蘭州……”
風中傳來了這歌聲,低沉,安穩,直擊我心。
此時此刻,不是歌聲在襯托古城的魅力,而是周遭的一片燈火闌珊成為了演唱的最佳背景。
該怎么描述我那時的心情?深深記得我那時是怎么都想不起歌名,“好生耳熟!”只能感嘆道。就如同某個冬日的早晨我窩在毯子里喝著熱可可,又突然拿到一本詩集,我便得以享受邊喝可可邊讀詩的樂趣。對!這感覺就像那樣。
當然,歌曲總是由人唱的。遠處轉角的一個酒吧門口,一位穿著白T恤的青年抱著吉他,坐在高腳凳上,一手握著立式的麥克風。演唱似乎剛開始,周圍才陸續圍上人群。我又繼續往前走。走了一段路,不知為何,我又很想回去看看。我沿著原先的路快步走回,卻找不到了。燈光依舊映襯著每一樣景物,周圍的一切都變得茫茫然,我迷失在人群中,我亦變成茫茫然中恍惚的一個片刻……
某天,我想起了這首歌的名字。此后,手機中的歌單便永存著這首歌,不時于安靜的午后一個人聽聽,思緒開始延伸……










高一年二班 陳亮群











106
文本框:









文本框: 高一年二班 蘇琬玲
文本框:










高一年十二班  林梓若


















































高一年六班  劉潔雯

咨詢熱線

0595-86382402
7*24小時服務熱線

關注微信

二維碼掃一掃添加微信
返回頂部
Copyright © 2019 福建省南安第一中學
a级毛片高清免费网站不卡,成年轻人电影www无码,国产爆乳无码视频在线观看,国产三级级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